會員登入 新朋友?立刻註冊

政治你我他財經萬花筒新聞導讀藍綠紅PK社會觀查站文教生活圈評評理聯絡我們 |  簡體版
2018/8/16 星期四
今日導報 > 新聞導讀 > 新聞追擊
追憶一個進步年代 4/2207 FB 推特 列印 推薦
2015-08-11 23:21:44
追求民主的過程中,進步與不進步界限清楚可分,如果人民無法自由選擇認同,那當然難謂是民主。

(本報訊)羅蘭巴特認為,18世紀的啟蒙時代作家伏爾泰,是最後一位幸福的作家,因為他對抗的是「奄奄待斃的世界可能暴露出的種種腐敗及殘暴」,「但能跟如此罪該萬死的敵人交戰,這已是莫大的幸福。」資深媒體人吳典蓉在《風傳媒》電子報的專欄上表示,某種程度而言,伏爾泰之所以「幸福」,那是因為他站在歷史正確的那一邊。

 然而,在漫長的威權統治迷霧中,一個行動者如何知道老大哥已經病入膏肓、只是虛張聲勢?他如何知道何時何地出手,是站在歷史正確的那一邊?畢竟,結構和行動之間如何交錯,即使是專業史家都難以解謎,行動者往往無法精算、而是憑著一股勇氣,孤擲一注的將自己丟到時代面前,如果他們運氣夠好,也許有一絲機會倖存,可以活到歷史正確的時刻。

在台灣學運史、甚或民主運動史上,洪三雄、陳玲玉可能是這樣一對幸運兒,而《也追憶似水年華》這本書,寫的正是那個關鍵年代的快樂版結局。

洪三雄是出生於彰化的鄉下小孩,孤伶伶的走進台大,但一走進台大,有某種時代的召喚,讓他不能置身事外,「五十年代高呼民主的《自由中國》之聲,終因雷震下獄而消音;六十年代為自由思想啟蒙的《文星》之光,也因李敖的坐牢而匿跡。自由和民主在台灣,宛如風中殘燭。」

不只是雷震、不只是李敖,這樣的時代召喚,在洪三雄進台大的20年前,另一群年輕人受到召喚,郭秀琮、許強、吳思漢、葉盛吉等等現在聽來無比陌生的名字,當年他們只為了理想而葬身在馬場町,有許多人的妻子遲遲不敢讓兒女知道真相,那是一個勇氣毫無報償、善惡顛倒的荒謬年代。

「那是大量出現才子的年代,但你若要他們走路,一顆子彈就夠了!」同個世代的白色恐怖受難者顏世錫如此說。

到了1970年代,也許不再是每天都有人在清晨被帶到刑場,也不再有人從火車站的公告欄痛見至愛已遭槍決;然而,白色恐怖仍潛藏在每個人的血液中,深夜不尋常的敲門聲,總以為是警總來捉人了!

即使如此,在聲勢浩大的保釣運動後,洪三雄看到了空間,1971年9月,他們決定將以前學校聯誼性質的《台大法言》,變成「對學校開刀,向社會進軍」的改革刊物,甚至要挑戰當時仍為大禁忌的「群眾集會」。那一年10月至12月短短三個月內,「台大法代會」一連舉辦了「言論自由在台大」、「民主生活在台大」兩場座談會,及「中央民意代表應否全面改選」辯論會。

這時的學生運動,已有討價還價的空間,或是,他們為自己爭取到討價還價的空間,即使每次申請活動都被校方打回票,然而洪三雄、陳玲玉屢敗屢戰,和當時的訓導長張德溥周旋。遊走校方規定邊緣擦邊球,有機會就「得寸進尺」,「社論的題目〈台灣的命運〉不行?改成〈我們的命運〉可以嗎」「中央民意代表『全面改選』辯論,前面加上『應否』兩字,是不是就可以了?」

現代的學生很難想像這樣耐性「周旋」的必要性,然而當時還是白色恐怖的尾聲,洪三雄他們就是這樣進兩步退一步的,讓自由或民主程序,成為台大校園的常態。

這是蔣經國即將接班、刻意展現開明的階段,洪三雄、陳玲玉抓住了這個機會,他們空間變大了,掌權者和抗爭者的關係也變得複雜,最戲劇性的是,傳統上是加害者的當局,竟意外成為保護者。

洪三雄他們爭取到訓導處同意舉辦「言論自由在台大」座談會時,更順勢印了一萬分的《快報》,主張「我們有說話的權利」,並四處散發,他們很多年後才知道,快報發行的隔天下午,警總找上台大,以「有共產黨嫌疑」的理由要將洪三雄帶走,但被訓導長張德溥硬是擋了下來。

洪三雄回顧,「我何其僥倖,剛好卡在蔣經國對張德溥的信賴還在蜜月期間,黨政軍特各方勢力仍在校園逐霸,意外拉出權力中空期,讓張德溥能適時為我擋起防火牆,保住了我的性命。」

但張德溥也因為較為開明的作風,得罪情治及黨部單位,阻斷軍旅前程,最後外放到經濟部擔任「物價督導會報的副執行秘書」,更嚴重的是,這段短短的台大之春,遭逢哲學系事件及後來的警總大逮捕後,看來似乎戛然而止。

然而,這只是表象,洪三雄陳玲那短短二年多所做的,成了後人的典範,當我們這些後人在1980年代進入台大,哲人雖遠,但餘音不斷,台大學生立足在前人的基礎上繼續爭取民主,從審稿抗爭到議會抗爭,甚至情治單位請吃飯查探消息,都是無比熟悉的場景。洪三雄、陳玲玉1971年12月7日透過「台大法代會」主辦「中央民意代表應否全面改選」辯論會,20年後的三月野百合學運,終於成為終結萬年國會的最大動力。

到此為止,這是一個不斷進步的快樂故事,但這樣的敘事卻未必是全貌,在《也追憶似水年華》一書中,王曉波以殷海光的傳人、自由派學者出場,然而,在這次的反課綱運動中,王曉波的統派立場成了眾矢之的,他的發言成了提油救火,進步者何時成了反動者?

歷史的雜音其實很早就出現了,該和《也追憶似水年華》一起對照看的,應該是鄭鴻生的《青春之歌》,洪三雄離開台大後,一場由台大論壇社主辦的「民族主義在台大」座談會,以及後來引爆的校園中民族主義論戰,足見在追求民主的共識之後其實暗潮洶湧;當時還是戒嚴時期,論戰雙方還只能拿出國民黨的道具,以「三民主義」和「反共」互打,即使都帶著白手套,鄭鴻生仍多次以「腥風血雨」形容。事後回顧,那就是當前統獨之爭的萌芽時期,其慘烈程度絕不下於今日。

追求民主的過程中,進步與不進步界限清楚可分,然而一旦進入統獨認同的深水區,就險阻重重,如果人民無法自由選擇認同,那當然難謂是民主,但如何評斷一個人的認同比另一個人的認同進步,任何一種認同自許是站在歷史正確的那一邊,都有大欺小的嫌疑;但即使台灣已進入民主化,似乎仍無法心平氣和的處理這樣的難題。

或許是溫厚,《也追憶似水年華》一書幾乎未觸及台大當年那股暗流,洪三雄、陳玲玉也一直是各派的公約數,回顧這段歷史,能夠不被後來的事件所改變,他們確實是幸福的運動者。

 

取材自資深記者吳典蓉在《風傳媒》電子報的專欄

END

相 關 文 章
群 組 其 他 文 章
隨 機 文 章
留 言 版
[22936] 哲人日已远 典范在夙昔
訪客 [2015-08-12 02:25:47]

[22951] 自由主義精神在台灣已死,社會主義精神在中國大陸也亡
訪客 [2015-08-12 17:38:22]

[27467] 白色恐怖受難者"顏世鴻"不是當過警政署長顏世錫
訪客 [2016-08-04 04:39:03]

[27468] 是作家米果的舅舅醫生顏世鴻 不是那個當過警政署長的顏世錫
訪客 [2016-08-04 04:43:29]

<<  [1]  >>
大名:
請輸入您所看到的四個中文字:

<div align=center style="font-size:10pt;padding:5px 10px 5px 10px;"><table align=center border=1 style="font-size:10pt; color:#EEFFEE; border:#FFAE7F 2px solid; margin:5px 0px 5px 0px;border-collapse:collapse;"><tr><td height=110 width=18 valign=bottom>488<BR><img src=images/counter/line2.gif width=15 height=48></td><td  width=18 valign=bottom>618</font><BR><img src=images/counter/line2.gif width=15 height=61></td><td  width=18 valign=bottom>572</font><BR><img src=images/counter/line2.gif width=15 height=57></td><td  width=18 valign=bottom>603</font><BR><img src=images/counter/line2.gif width=15 height=60></td><td  width=18 valign=bottom>428</font><BR><img src=images/counter/line2.gif width=15 height=42></td><td  width=18 valign=bottom>446</font><BR><img src=images/counter/line2.gif width=15 height=44></td><td  width=18 valign=bottom>610</font><BR><img src=images/counter/line2.gif width=15 height=61></td><td  width=18 valign=bottom>437</font><BR><img src=images/counter/line2.gif width=15 height=43></td></tr><tr><td>今天</td><td valign=bottom>1天前</td><td valign=bottom>2天前</td><td valign=bottom>3天前</td><td valign=bottom>4天前</td><td valign=bottom>5天前</td><td valign=bottom>6天前</td><td valign=bottom>7天前</td></tr></table></div><span style="font-size:10pt; padding:5px 5px 5px 10px;">總共有 <font color=red>3482373</font> 個人造訪</span><span style="font-size:10pt; padding:5px 5px 5px 10px;">總共有 <font color=red>3482373</font> 個人造訪</span><span style="font-size:10pt; padding:5px 5px 5px 10px;">總共有 <font color=red>3482373</font> 個人造訪</span><span style="font-size:10pt; padding:5px 5px 5px 10px;">總共有 <font color=red>3482373</font> 個人造訪</span><span style="font-size:10pt; padding:5px 5px 5px 10px;">總共有 <font color=red>3482373</font> 個人造訪</span><span style="font-size:10pt; padding:5px 5px 5px 10px;">總共有 <font color=red>3482373</font> 個人造訪</span><span style="font-size:10pt; padding:5px 5px 5px 10px;">總共有 <font color=red>3482373</font> 個人造訪</span><div align=center style="font-size:10pt;padding:5px 10px 5px 10px;"><table align=center border=1 style="font-size:10pt; color:#EEFFEE; border:#FFAE7F 2px solid; margin:5px 0px 5px 0px;border-collapse:collapse;"><tr><td height=110 width=18 valign=bottom>488<BR><img src=images/counter/line2.gif width=15 height=48></td><td  width=18 valign=bottom>618</font><BR><img src=images/counter/line2.gif width=15 height=61></td><td  width=18 valign=bottom>572</font><BR><img src=images/counter/line2.gif width=15 height=57></td><td  width=18 valign=bottom>603</font><BR><img src=images/counter/line2.gif width=15 height=60></td><td  width=18 valign=bottom>428</font><BR><img src=images/counter/line2.gif width=15 height=42></td><td  width=18 valign=bottom>446</font><BR><img src=images/counter/line2.gif width=15 height=44></td><td  width=18 valign=bottom>610</font><BR><img src=images/counter/line2.gif width=15 height=61></td><td  width=18 valign=bottom>437</font><BR><img src=images/counter/line2.gif width=15 height=43></td></tr><tr><td>今天</td><td valign=bottom>1天前</td><td valign=bottom>2天前</td><td valign=bottom>3天前</td><td valign=bottom>4天前</td><td valign=bottom>5天前</td><td valign=bottom>6天前</td><td valign=bottom>7天前</td></tr></table></div>